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天后当年十八线

第281章 稚奴

天后当年十八线 宋青柠 5856 2019-09-06 22:12

  我从来没想过顾娥会是穆伊柔,哪怕她给我的感觉简直就是穆伊柔。

  被宋祁言这么一反问,我反倒有一点怀疑自己了,整容这种东西,也不一定就是绝对的。

  “那黎那边有消息,约我们今晚见面。”宋祁言将手机递给我。

  我本能有点反感那黎,但也知道,迟早是要见面的,择日不如撞日。

  “今晚就算了,我还有其他事情要跟你说。”

  我把小和尚与花的故事告诉宋祁言,听他的意见,“你觉得是不是有人在暗示我们,只要找到这首歌里的关窍,说不定就能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  宋祁言皱眉,微微摇头,“未必就能知道秘密,但一定是线索。”

  “小和尚与花,花是什么花?和尚又是哪个和尚?”他眯起眼睛,陷入沉思。

  “既然是在西部。”宋祁言抬头,看着我,“找个人西部当地人问问,比你我在这里乱猜要快得多。”

  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。

  我站起身,悄咪咪把保洁阿姨叫了过来,这阿姨是当地人,在剧组好久了,也早就混熟了。

  一看宋祁言在休息室,阿姨有胆胆怯,不好意思地往外退了退,“范小姐,我不进去,您有啥事儿就说吧。”

  我笑了笑,给她倒了杯水,靠着门框和她说话:“阿姨,你们这周围有什么有名的庙吗?”

  “庙?”

  我低下头,摸了摸肚子,笑道:“明天我没戏,刚好休息,就想着去给肚子里孩子求个平安符,不知道有哪家庙宇比较灵验。”

  阿姨一听这话,赶紧放下茶杯,“这您要是问我啊,可是问对人了。”

  我点点头,顺手又给她拿了一盒糕点。

  她没好意思吃,小心翼翼地端着,“要说灵验,这剧组周围有名的不少,但都算不上灵验。你要心诚,我给你指一个好地方,叫稚奴寺。”

  “稚奴寺?”

  她“哎”了一声,继续说:“这稚奴寺地方不大,可是远近闻名,每天去烧香的多了去了,就是地方偏僻难行,我当初生我闺女的时候也去了。”

  我抿了一口茶,没直接问:“这寺有什么典故吗?”

  她眼露茫然,不知道什么意思。

  我重新道:“有什么故事没有?”

  “有!”她这才继续说:“稚奴稚奴,名字就是个故事,听说是个小和尚,自幼和妹妹相依为命,谁知妹妹竟然中途夭折了,他也就剃了头发做和尚了。”

  小和尚……

  我转过头,和宋祁言相视一眼,同时在对方眼睛里看到了惊喜。

  真误打误撞。

  保洁阿姨还在说:“那小和尚的妹妹就叫稚奴,从小喜欢风信子的,所以稚奴寺周围都是风信子。这个时候,风信子正开得好,可好看了。”

  我倒吸一口气,狠狠喝了一大口茶才控制住自己的表情,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  保洁阿姨越说越偏,宋祁言在里面咳嗽两声,她这才停止口若悬河,拿着糕点走了。

  “我们今晚就去?”我实在是等不及,抓着宋祁言的手,心脏还噗通噗通地跳。

  “连夜去,你是怕别人不知道我们知道秘密了?”他白了我一眼,牵着我手起身,“先回去休息,明天一早我让人安排好再去。”

  我撇撇嘴,没再多说,现在怀着孕,连夜去寺庙求平安符确实有点太过显眼了。

  也不是一时就能办到的事,我现在的身体状况确实不适合冒险,还是安稳一点比较好。

  回去休息一晚,第二天又不用上工,我睡到九点多才起床,宋祁言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好,站在房子前面的空地上,指点江山。

  啧――

  我家小妖怪真是从小帅到大的。

  内心感慨,走到他身后去牵他的手,竟然吓了他一跳,原来他刚才竟然是在发呆。

  “怎么了?”我心里有点打鼓。

  “没什么。”他摇摇头,“只不过刚才听说去稚奴寺要爬个小山,在想你能不能爬。”

  我笑了,环住他的脖子,“我不能爬,到时候你背我呗。”

  他下巴微抬,眼神中闪过笑意,捏了捏我的脸,“洗脸没,怎么眼屎还在?”

  我:“……”

  不用七年之痒,我觉得小妖怪现在就已经开始痒了。

  拍开他的爪子,重新回房间洗脸,折腾了个把小时,等到出发已经快到中午了。

  封天晴一定要跟着,看了一眼手表,“这个点过去,能赶上午斋饭了。”

  我抓了抓头发,不想承认是因为我起晚了。

  车一路开出剧组所在的偏僻地方,路程不近,开了个把小时也没出荒地。

  “听说稚奴寺里有个大转经筒,是千年的文物,情侣过去都要转,要是转动了,就证明得到了佛祖的庇佑,一定夫妻和睦一生顺遂。”封天晴在前面百度百科,啧了一声,“有点儿意思。”

  我耸耸肩,“转不转都无所谓,我和宋宋一定百年好合白头到老一起进棺材。”

  宋祁言嘴角抽了一下,“嗯,一起。”

  封天晴懒得看我们俩,翻了翻白眼,继续看手机。

  我心情不错,靠着宋祁言,全当是游山玩水了,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。

  果然让封天晴说中了,一路颠簸到了稚奴寺山下,已经接近十二点,山不高,爬上去也不容易,尤其是我现在“身怀六甲”。

  没走几步,我向宋祁言伸出手,故意为难他。

  “背我。”

  周围很多人,我们带着口罩,却还是引起了注意。

  封天晴已经没眼看,翻了个白眼就带着几个保镖上了山,留了几个人给我们。

  宋祁言走到我面前,皱着眉嘀咕我难养,还是蹲下了身子,“上来。”

  我笑了,满心欢喜地趴上去,果然听到旁边小姑娘抱怨男朋友。

  “你看看人家,我也要背。”

  “你也给我怀个孩子,我就背你。”

  啧啧啧。

  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。

  “要是让狗仔拍到了,谁的责任?”宋祁言问我。

  我戴着帽子,有恃无恐,趁着没人看到,迅速摘下口罩在他太阳穴处亲了一下,“你的责任。”

  他眼角明显下弯,眼中带了笑意,“嗯,算我的。”

  嘻嘻。

  抱紧他,一路没心没肺地哼歌,想着给他擦擦汗,结果这货体力惊人,一直到山顶也没怎么流汗。

  他在山门前将我放下,还替我理了理衣服。

  门口的迎客僧是个小僧,看到我们这样子做了个礼,“两位烧香还是祈福?”

  “先烧香,后祈福。”

  烧香应该就能见到转经筒,我倒要看看佛怎么看我和宋祁言。

  小和尚点了点头,脑袋探过寺门,招呼了一个更小的和尚带我们进去。

  “你们也要转经筒吗?”小和尚是个小萝卜头,嘴里还吃着糖,毫不忌讳,“别转了,好多人来转都没转动,师傅说转经筒里肯定卡住了。”

  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弄着安慰人心的,可你们知道转经筒卡了竟然不修,太不道德。

  果然,寺庙侧面是山顶,一片空旷,排着一排转经筒,旁边不少小情侣叹气,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,自我安慰这都是骗人的把戏。

  我吐了吐舌头,伸手碰了一把其中一个转经筒,转不动。

  又去转另一个,还是转不动。

  “别试了,都没用。”旁边小姑娘提醒我,“这一排破筒有毒,竟然同时卡住。”

  这就有点玄乎了吧。

  我也不免有点失望,回头去看小妖怪,“要不先去祈福?”

  他没点头,转身进了寺内,留了两个保镖保护我。

  不知道他去做什么,我百无聊赖地坐在栏杆处等着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