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误入豪门

144 144

误入豪门 浩瀚 6796 2019-09-07 06:56

  儿子一岁,周时光就复出拍戏,孟云归的公司差不多稳定下来。乐文在家看孩子的时间就比较多,孩子也比较黏他。男孩子非常淘气,一点都不听话,孟云归急了都想揍这小子一顿。

  周时光忙到晚上回家,孩子趴在孟云归的肩膀上都睡着了,他还目光专注的落在电脑上。周时光放下包,连忙走过去抱起小正月。

  孩子皱着眉头哼唧了一声,周时光连忙拍了拍他,正月就又沉沉睡过去。

  孟云归抬头看她一眼,皱眉“回来这么晚”

  “忙嘛。”周时光抱着孩子在一边坐“吃饭了么”

  “保姆在做。”孟云归放下电脑,身子后仰靠在沙发上,抬手搭在周时光的肩膀上,指腹刮了下时光的脸颊“在家再待一年,等天天去幼儿园了,你再去工作。”

  周时光抿了抿嘴唇,头靠在他的肩膀上,蹭了蹭找到个舒服的位置“我减少工作量,今年尽量多在家带孩子,孟先生。”

  带个屁你忙起来哪里还找得到人影

  孟云归微微眯了黑眸,若不是顾忌周时光怀里还抱着儿子,直接把她压沙发上来一发。折腾死你,让你到处跑,跑的挺野。

  揉了一把周时光的头发,孟云归才站起来去抱周时光手里的儿子“我去把孩子放床上,下来再说。”

  “我去吧。”

  孟云归瞪了她一眼“没累趴的话,晚上多来几次。”

  周时光怂了,把儿子交给她。

  晚上吃了饭,儿子才醒,闹着要爸爸抱。时光有些吃醋,儿子爱爸爸更多,她那么疼的把孩子生下来,开口第一句叫的是爸爸。

  如今,一岁多了,他爸爸把他折腾着玩,儿子不生气,咯咯的笑。一会儿找不到孟云归,它就着急。

  这父子真是,周时光也懒得管他们。

  孟云归去洗澡顺便带着儿子,每一会儿浴室就传来儿子的惨叫。周时光隔着门喊道“孟云归,你对儿子做什么了”

  “你进来把他拎走,混小子”孟云归怒气冲冲的声音从里面传来,夹杂着水声。

  尽管结婚这么久,周时光脸皮还是薄,不好直接进去。

  “你把天天递给我。”

  孟云归开门把裹着浴巾哭的满脸通红的天天交给周时光,哼了一声也没关门转身去冲水“混账,非要咬香皂吃,我让他吃了一块。”

  周时光“你妹”

  她伸手到哭天嚎地的天天嘴里,挖了半天也只掏出一点泡沫,孟云归已经洗完澡裹着浴袍出来。抬头看了一眼,说道“我刚刚给他冲过了。”

  敢情,天天是因为他手劲儿大给抠哭了,还用水冲,这是人是什么

  周时光郁闷的要死,想踢他一脚。

  孟云归走到里面找到睡衣换上,转头看到周时光抱着已经不哭了的儿子往外面走,拧眉“干嘛去”

  “他多大你多大他要吃什么你就给吃什么香皂能吃么”

  “不让他尝尝怎么记得住。”孟云归沉了声音“别惹事啊,把孩子抱回来,都不早了折腾什么明天我要出差,去海南一周。”

  周时光转头就走,孟云归怒了,大步走过去一把连孩子带周时光一块抱起抬腿踹上门,哐当一声巨响。天天不撇嘴了,瞪大眼睛看爸妈之间的斗争。

  “气什么我就逗他玩,谁知道这个蠢小子张口就咬。我挖出来,他还哭。”走到床边把时光和孩子都放上去,拿到她的拖鞋“我是他爸爸能害了他”

  周时光刚刚气是孩子哭成那样,现在儿子不哭了,她也没那么大的劲儿。

  “才一岁,他能精明到哪里去”周时光抬腿踹了孟云归一下,被孟云归握着脚踝,儿子早就爬到床头找玩具去了,孟云归拉着她的腿自己欺身压了下去,卡在周时光的腿间,恶意的蹭了蹭“出差一个月,今晚让儿子跟着阿姨睡,嗯”他俯身咬在周时光的脖子上,呼吸碰到敏感的肌肤,周时光缩了缩“你先被乱摸”

  孟云归抽出手,突然觉得不对劲,抬头看到儿子撅着屁股站在床头柜上在抽屉里翻,连忙松开周时光两大步跨过去拉住儿子的胳膊。

  天天嘴里咬着一盒套套,口水滴答滴答往下落,一脸迷茫看着孟云归。孟云归夺了他嘴里的套套连忙扔出去,周时光也看到了,黑着脸差点要崩溃。

  “你屎都吃,孟天你到底不吃什么”

  “爸爸”孟天眨巴下圆溜溜的眼睛凑过去在孟云归嘴巴上含糊咬了一口,孟云归蹭了一脸口水,拎着孟天站起来就往外面走。

  周时光半天才反应过来,不知道是怒还是要笑。孟云归快步走出去把儿子交给了带孩子的保姆,嘱托了两句,大步回来。

  周时光笑着挪揄他“味道好么”

  周时光不在家的时候,晚上儿子就是保姆看。周时光心疼儿子,只要回家肯定放在自己的房间。孟云归抗议无数次,周时光依旧我行我素。

  “滚”孟云归把周时光推到柜子上就吻了下去,舔舐着她的嘴唇到牙齿纠缠着舌头。他吻的很深,周时光渐渐有些喘抱着他的脖子。孟云归把周时光抱起来放在桌子上,去脱她的衣服。

  哼了一声,捏着她的腰“味道好么”

  吻的可以,周时光都有些想要了。

  “卧室门锁了么”

  “嗯。”孟云归脱掉她的衣服,周时光抱住孟云归的脖子,喘息着“我还没洗澡”

  “做完再洗。”

  周时光在最后一刻还挣扎“去床上”

  孟云归不去他就要在桌子上

  迫在眉睫,孟云归就要提枪上阵,周时光灵光一闪“套”

  好吧,这回不得不中止,再弄个小恶魔出来,孟云归真是受不了。

  儿子四岁,周时光已经拿了无数奖项。

  孟云归出差一段时间,刚进门儿子迈着小短腿就冲了上来一头撞在他的膝盖上“爸爸”

  孟云归包都没来得及放,一把抱起儿子在脸上亲了一口“你妈妈呢”

  “在厨房煮面。”

  孟云归的胃抽搐了一下,周时光没有做饭天赋还爱折腾。

  抱着孟天到沙发上坐“你玩会儿小火车。”放下公文包大步往厨房走,他血气方刚如狼似虎的年纪,连着半个月不碰老婆是有些想。

  “时光”周时光系着围裙,头发披散在肩头,回头看向孟云归笑了起来“回来了”

  “嗯。”孟云归走过去搂住她在嘴唇上亲了亲,才看向锅“煮什么”

  “给你做的饭。”

  孟云归有点不想吃,看了一圈“保姆呢”

  “家里有事回去了。”

  “我不饿,你别忙了。”

  “马上就好了。”

  周时光执意把一碗面条煮好盛出来端到餐桌上,给他拿筷子“洗了手吃饭。”

  孟云归觉得自己活的有些苦逼,你做饭难吃就难吃了,我也不嫌弃你,你天天逼着我吃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啊

  孟云归无奈,只要脱掉外套挽起袖子去洗手,一会儿出来儿子和女人都在餐桌前坐着,面前还放着一个蛋糕,拧眉“嗯这是什么意思”

  “前天你生日,我赶不过去,回来给你补上。”

  那天孟云归给她打电话,一个大老爷们旁敲侧击说了很多话,周时光知道他什么意思,就是逗他。

  孟云归怔了一下,孟天站在椅子上点了蜡烛,拍手“爸爸生日快乐”

  “臭小子”孟云归抱起孟天亲了一大口,用胡子扎他“坐稳了,不要乱动。”

  吹灭蜡烛,走到周时光身边坐下,转身抱住她深深吻了一记才松开。

  这媳妇懂事,搅着面条吃了一口,竟也不难吃。

  孟天坐不住,没一会儿就去客厅淘气了。

  孟云归放下筷子,抬眸凝视周时光“媳妇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孟云归取出烟盒,要抽烟,周时光皱眉“别抽烟,我还有个礼物要送给你。”

  孟云归拿着打火机的手一顿,看着周时光。

  周时光抿了抿嘴唇,迎着孟云归的视线“我怀孕了。”

  孟云归尼玛这也叫礼物这是炸弹吧

  孟云归瞪着她,周时光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俯身捧着他的脸“不高兴”

  “我应该”孟云归扬起浓眉“我应该高兴吧。”

  周时光嘟嘟嘴,硬赖到他怀里,搂住他的脖子在下巴上亲了一下“是不是惊喜”

  “惊喜”

  又得一年办不来事,又得禁烟禁酒,又得经历一次臭小子的遭遇。他床头的套套一定是被那小子给咬坏了,不然怎么又怀上了呢

  “嗯”周时光脸沉了下去“你看起来并没有喜”

  孟云归把她搂在怀里,在脸颊上亲了一口,叹口气“我没想到第二个来的这么快。”

  “四十天,如果不想要还可以打掉。”

  “要。”孟云归立刻说道“怎么能不要,既然怀了那就生吧。”

  周时光靠近他的耳朵“还不是你那次不戴套,我也不敢吃药”

  说着捏了下他硬邦邦的腰,谁愿意生孩子还得疼

  做嗨了谁还记得

  孟云归欲哭无泪,抱着媳妇,简直要郁闷死。

  孟云归被她这耳边风吹的浑身都燃烧了,捂着周时光的腰,嗓音沉哑“现在能做么我出差快一个月了,一个月没做”

  周时光笑出了声,坐在他的腿上哼了一声“一个多月,孩子不稳。老公,不要冒险。”

  孟云归次奥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